第十四章  偏方
14/316

第十四章  偏方

  “下次请?”

  李岩呆了呆,然后笑了起来。不甚俊朗的脸庞显得很是阳光。

  看着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,张芸琦有些奇怪“你笑什么笑?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  “天天被美女请吃饭的感觉还真是不错。以前怎么就没有碰到这么好的事情?看来我这是时来运转了!”

  “看把你美的!”张芸琦有点没好气地瞪了李岩一眼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摸摸鼻子,李岩笑了笑,并没有多说。

  有些事情最好不要跟女人辩论,到时候剪不断理还乱,最终里外不是人。

  对于这种事情李岩早已经知道,所以他非常明智的选择了缄默。

  早春的天气依旧寒冷。

  海上潮湿的海风吹过来,带着刺骨的寒意,比起北方的天气更显渗人。

  特别是在这样的晚上,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。

  这样的寒冷让人感觉有些难捱。

  “呀呀……”寒冷似乎让小月儿有些不舒服了。

  小东西在张芸琦的怀里嘟嚷了一声。

  出于女性的本能,张芸琦紧紧抱着小月儿,同时用柔软的婴儿毯将她遮住,避免这冷冽的寒风吹坏了她。

  只是小月儿似乎很喜欢被这样遮住眼睛。

  嘴巴里嘟嘟嚷嚷地叫着,小脑袋左右摇摆,还笨笨地想要把遮住自己眼睛的怪东西拿开。

  但对她来说这个举动却显得有点困难。

  手短脚短的她在襁褓中很难动弹,再加上两只胳膊都被厚厚的小衣裳包裹起来了。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圆球似的。

  虽然能挥挥小手,但却显得很是困难。

  “呵呵……月儿不愿意啊?咯咯咯……”小孩子的每一个动作都都充满了稚嫩。

  不管是咧嘴笑笑,还是挥手踢腿,一举一动仿佛都充满了浓浓的纯真。总能轻而易举勾起大家心中的爱心。

  小月儿这样的举动让张芸琦感觉欢喜无比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  似乎月儿感觉自己被欺负了,小小的她在襁褓里轻轻扭动着身子,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。

  李岩伸手,轻轻掀开盖在小月儿脸上的毯子。

  终于又见到光亮了。

  小家伙顿时瞪大了眼睛,满脸欢喜。

  当她看到爸爸那熟悉的脸的时候,一下子就咧嘴笑了起来,发出嗳嗳的声音。

  “小月儿好乖!”月儿非常活泼,而且还是个爱笑的小美女,虽然只有一点点大,但却极为讨人喜欢。

  每次看到月儿的样子,张芸琦总是忍不住心中一片柔软。

  两人一边走,一边都弄着孩子。

  一个抱着孩子,一个推着婴儿车。那样子就像是出来散步的一家三口。

  只是风越来越大了,又湿又冷的空气直望脖子里钻。每一阵寒风吹来,都让人感觉像是有刀子在脸上刮。

  不得已,李岩有伸手给小月儿盖下毛毯好。让她不至于冻着。

  “哈欠……”

  刚刚盖下毛毯,小家伙将就在里面轻轻打了个小喷涕。

  “去看看吧!月儿像是感冒了。”

  “嗯!”

  这种情况让李岩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
  先前在吃牛排的时候就打了个两个小喷嚏。但有一段时间又没有打了,李岩以为就此过去,但想不到刚刚出来一会儿,小家伙又开始打喷嚏了。

  这要是都不引起注意的话,李岩这个监护人当的就是在太不合格。

  况且他在书店里看的那么多书,可不是白看的。

  第一时间就感觉小月儿肯定是闹感冒了。

  虽然不是很严重,但还是去医院看看为好。

  把婴儿车手折叠起来,两人开始带着孩子在路边等出租车。

  或许是天气太冷的原因,两人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空车。

  直到这时候李岩才想一件事情,看着张芸琦,说道“把孩子给我吧!你早点回去睡觉,毕竟你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虽然是上行政班,但却是轮休。明天虽然是周一,但对我却没有什么影响。最多打个电话就行。再说,你这样怎么方便带月儿去看病?”

  张芸琦在说话的时候,腾出一只手,指了指怀里的孩子和李岩手里的婴儿车。

  虽然婴儿车已经折叠起来了,但毕竟还是有那么大。如果李岩既要抱孩子,还要拿婴儿车的话,根本就做不了其他任何事情。

  “这……”李岩又不傻,最近更是智商暴涨,瞬间就猜到了张芸琦话里的意思。

  的确,如果他就这样带着月儿去医院的话实在很不方便,到时候肯定会手忙脚乱。

  “那谢谢你了!”

  李岩笑了笑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。相信别说是我,就算其他人也会这样做的。谁让月儿这个乖呢?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  “说这些干什么?”张芸琦也笑了笑,看向路口,惊呼道“车来了!快招手!”

  李岩伸手拦下出租车,两人一前一后坐进车里。

  “师傅,去三医院附属妇女儿童医院。”

  “嗯!”司机点点头发动汽车,然后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,坐在后排,被张芸琦抱在怀里的月儿“怎么?孩子生病了?”

  “是啊!是有点小感冒了。”李岩点点头,眉宇间有点点愁绪。

  孩子生病了。这对父母来说绝对是一件寝食难安的事情。除非当父母的毫不在意孩子的死活。

  这种没人性的父母,虽然也有,但也绝对是少数。

  最起码,李岩自己就不是那个少数中的一员。

  “这个天气对大人小孩都是考验,这种天气里,有些身体弱的老人总是不容易捱过来。小孩子也很容易感冒。”司机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,头发乌黑浓密,脸上有些络腮胡子,但眉头和眼角上已经有了些许皱纹。

  看上去明显是体会过生活的艰辛的人。

  熬了半辈子的他,怕是早已经见过了各种风风雨雨,悲欢离合。

  整个人就像是深藏在泥土中的瓷器,虽然一如当年的模样,却早已经被岁月淬炼犹如百锻精钢。

  他已经沉凝了下来,不再有当年的轻浮,使他看上去极其成熟稳重。

  看着这个司机那刀削般的侧脸,李岩叹了一声“才出门没多久,本来想要带她出来走走。哪知道才一会儿功夫就感冒了。”

  说道这里李岩看了看,架在中控台右侧正对着自己的工作牌,此人信息一览无余。

  蒋军看着前方的路,一边开车一边说道“这个天气太冷,晚上最好不要带小孩子出来,除非等孩子再大点。”

  顿了顿,蒋军又说道“是感冒了吧!”

  “应该是感冒了。刚才连续打了几个喷嚏。还有点发低烧的样子。”

  “其实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。这孩子的情况应该算是风寒吧!”蒋军笑着宽慰道。

  “被冷风吹了之后造成的感冒,是风寒。冬天一般不会有风邪。”

  在中医理论中,风寒与风邪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。虽然都是咳嗽流鼻涕,但风寒是因为遇到骤冷,而造成的身体不适,而风邪则是病毒性感冒。其中的意思完全不同。

  而能明确说出‘风寒’这两个字,而不是直接以‘感冒’二字笼统概括,想来这个名叫蒋军的出租车司机,对这方面还是有些了解。

  这不禁让李岩有些好奇。

  但根本不用李岩多说什么,蒋军就再次说道“我儿子小时候也老是感冒。而且总是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好,有时候甚至会整月整月的感冒。那时候家里人急得团团转。”

  蒋军的话让李岩点了点头。

  小孩子身体弱,一个感冒医十天半月,那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“那时候啊!孩子的外公外婆、爷爷奶奶都发动起来了。这到处打听有没有厉害的儿科大夫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李岩看着蒋军,不仅坐直了身体。

  因为这是一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成熟男人,在告知生活中的经验了。

  很多时候,经验就是经验,如果不经历或者没人说的话,就算一辈子也不见得会知道。

  哪怕很多时候,经验这东西不怎么靠谱或者用不上。

  但这东西记载脑子里就是一笔财富。而且还是别人白送的财富。

  而偏偏生活就是这样,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经验,可以让一个人尽量在生活中减少吃亏碰壁的几率。

  “后来啊!其实并没有看医生。”

  “没看医生?”

  听到蒋军的话,李岩和张芸琦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  “是没看医生。孩子他奶奶从她老家找来了一个偏方,然后就治好了。”

  “还有这事情?”李岩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  “还真就是这样。”顿了顿,蒋军又笑着说道“其实东西很简单,菜市场里都能找到。用葱白、老姜和香菜根这三种东西好,切碎了过后煮水,然后给孩子喝。一天就能好。而且特别管用,我家孩子吃药都不行,但偏偏就受这个。”

  “姜、葱、香菜根?”李岩想了想,觉得这东西挺靠谱。

  姜性温,虽然不能多吃,但却可以治疗伤风感冒和寒性痛经;而葱白性平,可以治疗风寒引起的寒热之症;香菜的效果虽然不大,但却有驱风祛痰的效果。

  这三者加起来,说有治疗风寒的作用,也不算吹牛逼,怕是确有其事。

  “谢谢!待会儿回家我就试试。”李岩点点头对此表示感谢。

  “不用!不用!小意思而已!”蒋军摇摇头,表示不用感谢,然后扬扬下巴“妇女儿童医院到了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载汤圆创作APP

随时随地追更新,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~还能和作者聊骚,快快下载!

广东11选五